豪赌 ARM 梦碎:63 岁孙正义的「花甲历险记」

近期关于软银卖 ARM 还债的消息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,尤其在最近传出 NVIDIA 可能将以 400 亿英镑的价格收购 ARM,引发业界一片哗然。孙正义似乎流年不顺,一直在做赔本买卖,而且似乎在 2016 年就出现了苗头。

这几天,传出 NVIDIA 将以 400 亿 英镑的价格收购 ARM 的消息,不少媒体在争相报道收购进度的同时,也将整起交易的幕后推手 —— 孙正义,放到了聚光灯下。

软银 CEO,传奇投资人,冒险家,互联网大帝,世界首富,亚洲巴菲特……

六十三岁的孙正义,在过去的人生中,有太多的辉煌战绩,这数十年积累的经验和基础,却阻止不了软银近 5 年的接连失利。

 孙正义封神操作:1999 年软银投资阿里巴巴20 年间软银持有阿里的股份价值翻了约 2900 倍

软银,是一家骨子里带有强烈冒险精神的企业,也非常有孙正义个人的性格特质。

在互联网趋于稳定和冷静的这 5 年中,不刹车不减速,速度飙升带来的不光有血脉喷张的激情,还会有躲避不及的事故。

翻车的开始:借贷收购 ARM,豪赌未来

2016 年 7 月,孙正义 59 岁,软银以 320 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芯片设计公司 ARM,这也成为了近年来软银最大一笔收购案。

在发布会现场,对这次收购充满期待的孙正义称此次交易将以现金结算,为了达成这笔收购,软银还需要贷款 95 亿美元。

收购 ARM 资金构成软银除现有资金外,还需要借债 95 亿美元

数据来源:

《软银 & ARM 官方战略协议》2016.7

而截至 16 年 3 月底,官方发布的财务报表上显示,软银的负债已经达到 1082 亿美元,昔日首富变成了首负。

为了收购 ARM 再添 95 亿美元的债务,在以激进和冒险著称的投资人孙正义看来,债高人胆大,不如搏一搏。

出席软银与 ARM 的发布会,孙正义一度满面春风,信心满满

但是举债收购的 ARM ,并没有交出让孙正义满意的成绩单,被寄予厚望的物联网,也没有在短时间内为软银带来正向现金流。

ARM 近 90% 的收入源自授权费和版税,但是根据市场分析公司 IPnest 提供的数据,2017 年至 2019 年 ARM 的授权费和版税收入市场份额连年下跌。

2019 年公司授权费及版税收入排名(百万美元)图表源自 IPnest

虽然 ARM 市场份额仍具有绝对优势,但整体市场趋于饱和,加上同类产品持续发力,ARM 再也无法忽视这些「后进生」。

此外软银近年大肆扩招科研人员,加大对物联网、车联网、智能穿戴设备的科研投入。但是人力成本的增加,并没有在短期内产生实际的经济价值。被软银寄予厚望的物联网业务,也不尽人意,发展速度远低于预期。

一方面常规业务收入走上了下坡路,另一方面新业务持续烧钱、收效甚微,孙正义这一「豪赌」让 ARM 成了软银手里的烫手山芋。

软银也被割韭菜:急于解套,错失反弹机会

2017 年 5 月孙正义 60 岁,软银购入了价值 40 亿美元的 NVIDIA 股票,相当于持股 4.9%,成为 NVIDIA 第四大股东。

2018 年 11 月开始,因虚拟货币一度崩盘、RTX 20 系列新品表现疲软、经济环境不佳等因素,NVIDIA 股价狂跌不止。

据彭博社报道:2019 年 1 月,软银将手中持有的 NVIDIA 股票全部抛售,以求止损。

NVIDIA 近年价格走势2019 年后股票价格稳步上升

虽然官方并未透露抛售价格,但是查看 NVIDIA 历年股价可以发现,软银抛售的价格与 17 年买入的价格相差不大,也就是说软银在这波 NVIDIA 持股的过程中,并没有赚到钱,甚至还有可能赔钱。

就在软银抛售完全部 NVIDIA 股票后,NVIDIA 股价一路飙升至今,现如今达到 453 美元。

亚洲巴菲特孙正义,想必悔得肠子都青了,过早离场并没有让软银及时止损,反倒失去了资产翻倍的机会。

翻车重创:愿景基金成最大拖油瓶

2017 年孙正义 60 岁,成立愿景基金。这个承载着孙正义伟大商业梦想的千亿美元基金,并没有像它的名字一样,为软银带来宏大喜人的商业收益和光明美好的未来,相反,它把软银拉入了一个不断下坠的债务深渊。

愿景基金一期投资项目一览,共计投资 88 家企业

2017 年至 2019 年,软银和愿景基金向共享办公空间 WeWork 分多次投资近 110 亿美元,拥有该公司近 30% 的股权。

巅峰时期 WeWork 估值高达 470 亿美元,2019 年 9 月,原定进行 IPO 的 WeWork 上市受阻,估值腰斩,降至 231 亿美元。

据软银在今年 5 月发布的财报显示,WeWork 目前的估值仅为 29 亿美元,从 470 亿美元到 29 亿美元,WeWork 为软银贡献了 46 亿美元的亏损。

2019 年 11 月孙正义在发布会上称,软银对 WeWork 的投资是「判断失误」

WeWork 并不是孙正义仅有的「看走眼」。2018 年软银以 93 亿美元换取 Uber 15% 的股份,上市前估值高达 1200 亿美元,上市后却一直发展疲软,截止发稿 Uber 的市值仅为 574 亿美元。

2019 财年愿景基金(Vision Fund)为软银贡献了最大亏空,约为 1.9 万亿日元(约 177 亿美元),其中 WeWork 和 Uber 分别带来了 46 亿和 54 亿亏空,占据总亏损的 55%。

愿景基金投资的其他项目,在 2020 年开年至今的疫情中损失惨重,88 家公司中约有 15 家走向破产。

 2020 年 2 月  美国「拼多多」Brandless 正式宣布倒闭,这也是愿景基金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死亡项目。随着 Brandless 的破产,孙正义投资的 1 亿美元打了水漂。

 2020 年 3 月 SpaceX 的对标公司 OneWeb 官方宣布申请破产保护。作为 OneWeb 最大金主,软银曾两轮领投,共计注资 20 亿美元。孙正义投资项目再度翻车。

 2020 年 6 月  德国支付巨头 Wirecard 申请破产。孙正义在 2019 年 4 月通过收购其可转换债券投资了 Wirecard 超 10 亿美元,如今这笔投资无疑有去无回。

背负着孙正义商业帝国美梦的愿景基金,接连投出翻车项目,千亿美元收效甚微,众多项目投资有去无回。

变卖股票、出售 ARM ,地主家也没余粮了

回望 2016 年至今,激进的投资大师孙正义,像是陷入了一个投资怪圈,屡试屡不顺。

如今已经 63 岁的孙正义,为弥补软银财务亏空伤透了脑筋。在抛售阿里巴巴股票、变卖 Sprint、 T-Mobile、 Treasure Data 套现后,最终无奈地转向了 ARM

说个题外话,网络上有命理师分析了孙正义的生辰八字,称他 16 年后孙正义一路走官杀,命主破财,运气不顺利。20 年压力很大,21 年岁运并临,会是最倒霉的一年。

这位命理师还预言 2025 年开始孙正义的八字就变得异常艰难,负债更多,劝孙正义「早点退休才能安逸些」。

玄学也好,业内分析也好,都不足以影响和推测到最后的结果,甚至眼下 ARM 和 NVIDIA 的交易也难成定数。

ARM 这个承载着孙正义物联网帝国宏图的英国公司,最终将何去何从?

花甲之年孙正义,这一次还能否虎口脱身,谁又说得准呢?

参考:

https://group.softbank/en/ir/presentations?year=2019&news-category=on#202005180000

https://www.bloomberg.com/news/articles/2020-07-20/softbank-said-to-hire-goldman-for-1-billion-treasure-data-sale

—— 完 ——

抱歉,暂无相关内容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