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之下,IT 培训品牌「IT 兄弟连」宣告停工

在疫情影响的扩大下,许多行业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一些中小企业正在经历生死存亡的边缘挣扎。就在昨晚,IT 职业培训公司兄弟连创始人发文宣告,公司受疫情影响,将关闭北京校区。

昨晚,IT 职业培训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在公众号发出 《致兄弟连全体学员、员工、股东的一封信》,宣告公司遭遇危机。

网站仍可以访问,线上教育业务继续运行

创始人连夜发出亲笔信公开信中写到:

自即日起,兄弟连北京校区将停止招生,所有员工遣散;

上海、广州校区已相继经独立运营,不再归属集团总部,可更换品牌正常开展业务。

沈阳、西安校区业务、院校合作业务,相关负责人带领员工根据自身情况更换品牌,可选择自行创业,自负盈亏。

疫情期间,兄弟连将为学员提供线上教学,并努力帮助员工找到新工作。

从铁路工人,到 IT 培训领军人

兄弟连于 2007 年成立,从最早的到如今已经走过十二个年头,隶属于易第优(北京)教育咨询股份有限公司,总部设在北京。

兄弟连在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沈阳、石家庄、西安、武汉等城市均建设了教学中心。

在官网的信息中心显示,创始人李超没考上高中,19 岁做了一名铁路工人。偶然的机会,他获得了大连交通大学计算机系(成人教育)的学习机会。

李超从铁路工人到 IT 培训创业

2003 年,他接触了 Linux、PHP 等开源软件,并坚信那是未来的方向,毕业后在大连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程序员。

2004 年 8 月,他怀揣一千块钱来到首都北京,他很快成为了一名 IT 讲师。一路走来陆续做过讲师、讲师经理、教学主管、教学总监等职务。

2006 年底,他创办了「IT 兄弟连」,2011 年至 2013 年的兄弟连迅速壮大,先后开设了 Java / Python/人工智能/ PHP / UI / Linux 云计算/前端/网络营销/工业机器人等专业。

疫情凶猛,第一个倒下的却是培训

2015 年起,兄弟连开始拥抱资本,获得了山水创投和潍坊大地合计上千万元的投资。随着资本引入,兄弟连进入高速发展期,学科品类和校区迅速扩张,并成功在 2016 年 9 月挂牌新三板。

但兄弟连上市之后,却走上了下坡路,从 2016 年 1.5 亿元的流水,每年下降上千万元,兄弟连在市场投放和师资累计上花了太多力气。

近年的过快发展,也成为大厦倾覆的导火索

「2018 年还有上亿,但 2019 年没钱砸了,就变成了五千多万流水。

去年为了止损,兄弟连在上海试点鼓励员工创业。随后,上海、广州校区相继开始独立运营,自负盈亏。

2020 年前,兄弟连的员工人数已减少至近 130 人,公司账上最紧张时只有十几万元。他一方面控制外债,另一方面也在极力压缩成本,如将年租金 400 万元的北京校区,换到年租金 100 万的新址。

李超在公开信中提到:

“ 疫情对资金储备少,包袱重、一直亏损的兄弟连无疑是雪上加霜。节前咱们勒紧腰带,缓发工资、全体动员,压缩成本,就是为了节后招生旺季打个翻身仗。

哪知这次疫情来得如此凶猛、猝不及防,把我们的计划全部打乱。。。

这次来势汹汹疫情带来的紧急状态,成为了压倒 IT 兄弟连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IT 培训的下一站?

与以极客时间为代表,以技术进阶为目的的专业课程有很大不同,IT 兄弟连的风格更像是入门级别的职业基础培训,学员的背景也更加五花八门。

近两年来几乎已无成人 IT 培训公司的融资消息,国内高校计算机教育的越发成熟、人才市场的水涨船高的要求,都成为传统成人 IT 培训的障碍。

此前以成人 IT 培训为主业的达内科技 (NASDAQ:TEDU) 也已向少儿编程转型。
在其 2018 年未经审计的年报中,成人业务学员仅增长 14.7 %,而青少业务学员则翻了四倍有余。

在未来,传统的 IT 培训,肯定会面临比疫情更大的考验。

—— 完 ——

抱歉,暂无相关内容推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