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国下单的荷兰光刻机久不到货,原是美国出手阻挠

据路透社消息,美国政府搞起了小动作,阻止荷兰向中国出售芯片制造技术。通过多次施压,荷兰政府不再续签 ASML 对中国出口光刻机的许可证。

据路透社消息,美国搞起了小动作,阻止荷兰向中国出售芯片制造技术。

美国为此进行了大量工作。美国国务卿迈克·蓬佩奥游说荷兰政府,美国向荷兰政府和荷兰总理马克·鲁特(Mark Rutte)本人施压,而白宫官员与马克·鲁特分享了机密情报,以说服他不允许 ASML 出售最新的光刻机给中国。

因此,荷兰政府尚未续签 ASML 的出口许可。

路透社:美国政府介入阻挠中国购入光刻机

美国这项「阻止运动」始于 2018 年。这一年,荷兰政府授予半导体设备公司 ASML 出口许可证,允许其向一家中国客户出售一台 EUV 光刻机,价值 1.5 亿美元。

员工正在进行 ASML 光刻机组装工作

于是,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,美国官员与荷兰官员进行了至少四轮会谈,研究是否可以阻止这笔交易。但发现这不可能。

因为,按照美国的出口管理条例,任何外国公司在向中国出口商品时,只要美国制造的零件占到 25% 的价值,就必须向美国寻求出口许可证。而美国商务部对这台出口光刻机进行了审计,却发现美国零件的价值占比不到 25%,不符合管理条件。

于是,特朗普政府以「国家安全」的理由向荷兰施压。光刻机被列入涉及军民两用技术产品出口的《瓦森纳尔协定》,荷兰也是签署国之一。

《瓦瑟纳尔协定》签署国名单,这是一项由 42 个国家(截至 2018 年 2 月)签署,管制传统武器及军商两用货品出口的条约。每 6 个月,协定成员国需通报向协定成员国以外国家出口传统武器的情况。分八类:主战坦克、装甲战车、大口径火炮、军机、军用直升机、战舰、导弹或导弹系统、小型武器或轻武器。

2019 年 7 月 18 日,白宫方面的努力达到的顶峰。当时,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查尔斯·库珀曼(Charles Kupperman)在荷兰总理鲁特访华期间,向鲁特提供了一份情报,内容显示了中国拥有 ASML 技术的后果。

这似乎收到了成效,原本在 2019 年 6 月 30 日,ASML 的许可证已经到期,需要进行审批及续签,但荷兰政府选择不续签 ASML 的出口许可。因此,那台价值 1.5 亿美元的机器尚未交付。

交付前的离奇大火,致交货时间推迟

2018 年 12 月 1 日 ,ASML 的元件供应商 Prodrive 工厂发生火灾,这场火灾摧毁了工厂的部分库存、生产线。这对 ASML 的交货时间产生了影响。

Prodrive 是 ASML 的上游供应商

ASML 为此在第一时间寻找其他供应商提供替代元件和物资,并表示要花几周时间来对这场火灾造成的影响进行全面评估。

原本 ASML 与中国客户签约的交货日期是 2019 年年初,而这场火灾导致 ASML「2019 年年初供货情况预计将会递延(expects some delay)。」(ASML 在公告中如此强调)。

随后 EUV 光刻机的交付时间,便顺延到了 2020 年年中交付。

而荷兰外交部发言人艾琳·格里特森(Irene Gerritsen)表示,荷兰政府拥有授予双重用途技术许可的主权裁量权,不会就具体案件发表评论。无论有无 EUV 许可证,ASML 都希望在 2020 年增加其在华销量。

光刻机生产:大力也很难出奇迹

光刻机是芯片制造流程中的核心设备,对芯片质量起着决定性作用。芯片在整个生产过程中需要 20-30 次的光刻,耗时占到了生产环节的一半,成本也占到整块芯片的三分之一。

光刻机的稀缺与昂贵,是由于制造难度非常高。一台光刻机包含数万的零配件和多项顶尖技术,这决定了光刻机是一个需要全球合作才能成功的工业产品。

光刻机需要体积小、功率高而稳定的光源,ASML 的顶尖设备,使用波长短的极紫外光,光学系统极复杂

目前,世界上几个比较大型的光刻机生产厂商,除了荷兰阿斯麦 ASML,还有日本的尼康和佳能,以及中国的上海微电子,做的其实都是光刻机的组装工作。

据 Bloomberg 数据显示,在 45nm 以下高端光刻机设备市场 ASML 占据市场份额高达 80% 以上,在极紫外光 (EUV) 领域,阿斯麦 ASML 已经实现了全球独家垄断。

牵连全球政局的技术竞赛

光刻机极高的技术壁垒和生产流程,使其并不是一个「大力出奇迹」的产品,短时期砸钱也难以弥补差距。

1984 年,阿斯麦 ASML 从飞利浦独立出来,其继承了飞利浦在电子制造领域的先进经验与技术。短短 35 年里,吸收了 Intel、三星、台积电的大笔投资与技术资源。

西方各国为了在半导体关键设备制造领域占据先发优势,对阿斯麦 ASML 投资了大笔资金。近年来,阿斯麦 ASML 每年的研发投入占其营收的 15% 以上,达到数十亿美元。

ASML 市值达到 1244.81 亿美元

随着中国科技水平和消费市场的快速扩张,根据阿斯麦 ASML 披露去年的收入,来自中国公司订单占据阿斯麦 ASML 营收总额近 20 %,超过美国公司的 16 %,仅次于韩国公司 35 %。

这也成为西方世界的担忧,因为这些芯片元件不论是对消费类电子产品,还是对军事应用来说,都至关重要。近期的一系列政策和风向,都体现了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不信任与对立。

至于这一批光刻机何时能够成功交付,我们也将持续关注事态发展。

—— 完 ——